今早,事發學校一切如常。保安說,這兩天親自接送孩子的家長多了 羊城晚報記者 陳秋明 攝
  
  文/羊城晚報記者 趙晨 許琛 ●家長交付18萬後,孩子成功獲解救,綁匪案發18小時後落網
   ●此事觸痛市民神經,“孩子如何避險”再次成為全城熱議焦點
  前日下午,天河區某小學三年級學生小雨(化名)放學後遭遇綁架,綁匪張口就要30萬元。家人交付了18萬贖金後,昨日凌晨0時30分,小雨被警方成功解救。當時僅有他一人被捆綁在高架橋底,兩名綁匪早已逃離。昨日中午,警方終於將兩名嫌犯抓獲。幸運的是,小雨除了擦傷外,身體無大礙,精神狀態亦良好。目前案件仍在進一步調查中。
  搭訕“求帶路” 偏僻處擄走人
  “我現在真以我兒子為榮,連警察都誇他很棒,思路清晰頭腦冷靜。沒有哭鬧,還帶著警察查看現場。”綁架事件發生不久,網上流傳出小雨媽媽餘女士在某聊天軟件中的聊天截圖。這段對話來自27日凌晨2時54分,當時,小雨已安全回歸家人懷抱。
  從截圖可見,26日晚7時左右,一名老師在聊天軟件的群里發問:“請問有沒有人見到小雨?急!!!”兩小時後有家長回覆:“肯定跑哪裡自己玩去了。”直到27日凌晨2時48分,小雨的媽媽才在群里現身:“不,是綁架了!”小雨媽媽表示已交18萬贖金,並透露了一些細節:“被拖到學校旁邊高架的涵洞里,把他衣服脫掉,手腳綁住,眼睛矇住,口被堵上。”
  而在另一張時間為27日早8時左右的聊天截圖中,小雨媽媽表示小雨身上有多處擦傷,因為被嫌疑犯拖走而受傷。有家長表示對此事很震驚,表示自己要“繼續接送孩子”。
  隨後,該小學發給家長的一條短信證實了綁架案的發生。據悉,小雨當時在學校打掃衛生,出校門時比較晚。在校門口被兩名男子搭訕,請小雨幫忙尋找同班一個同學,而且還準確無誤地叫出了名字。小雨返校尋找未果,兩名男子就慫恿小雨和他們一起去尋找,三人一同走至匯景旁立交橋下後,小雨遭遇了綁架。作案者向家長勒索30萬,後以18萬成交。綁匪拿到錢就跑了,直到27日凌晨0時,家長才找到嫌犯藏匿孩子的地點,就在學校附近的草叢裡。
  校與家距離近 孩子自行回家
  昨日下午,記者來到被綁架小學生所在的五山某小學。記者提出想就此事採訪校長時,遭到婉拒。
  該小學正對面是廣東科學技術職業學院廣州學院,據門口保安透露,院子里一棟樓的其中一層被私人老闆買下,用作托管中心,每天中午有上百名孩子在此午休。對小孩被綁架的事情該保安表示略有耳聞:“那孩子被匪徒搭話,騙到前面那裡帶走了。”保安指了指距離學校約100米的一拐彎處,“那裡剛好是監控死角。”據瞭解,被綁架學生就住在距離學校不足半公里的一處小區。記者發現,從該學校到孩子所住小區的路上鮮有人跡,道路兩旁是茂密大樹,視覺盲區極多,而小雨就是在這裡遭到綁架的。 編輯: 健龍
   1
  事件波及
  1 事發學校
  接送孩子家長多了不止兩倍
  由於出現小學生被綁架事件,昨天天河區家長的校訊通都收到短信,通知家長們轄區發生了擄走孩童進行勒索的事件,希望家長對低年級學生最好能夠進行接送。
  記者在該校門口看到,前來接送小孩的車輛一輛接一輛,很快就把學校門口堵住了。一名保安告訴記者,該小學臨近兩大高檔住宅小區,當初也是為這兩個小區建的配套學校。由於最遠的小區也不過500米,而且車輛較少,不少家長都放心讓孩子自行回家。“今天來接小孩的家長,起碼比以往多了兩倍不止”。
  一名駕車的家長告訴記者,看了校訊通的內容十分擔心,馬上趕來接小孩。實際上,在家長的QQ群上,小孩被綁架當天,家長們就都知道了,很多人揪心得一夜未眠。據瞭解,被綁架的學生平時放學都會跟同學一起走路回家。
  2 其他學校
  部分學校急忙問家長:自行回家協議變更否?
  六一假期將至,由綁架事件引起的兒童安全問題再次引起公眾關註。此事發生後,網上不少家長轉發帖子表示要更註意孩子安全問題。在事發地點附近小區的業主群中,關於此事的討論已“炸開鍋”。甚至在北京、上海等地的父母也紛紛轉發這起發生在廣州的綁架學生案件。
  廣州多個區紛紛發佈安全教育提示,天河區某小學發信息通知家長:1.加強孩子的安全意識教育,學校和家裡都要做。 2.負責接送孩子的人儘量固定,如有變化,一定要提前通知學校。
  記者瞭解到,某些高年級學生由於距離學校較近,家長平時也較忙,根據自身條件會選擇與學校簽署一份自行回家的協議。在綁架事件發生之後,部分學校也重新向家長征求意見:簽署協議的孩子要不要做改變?如果要改,請立刻聯繫班主任老師。
  記者採訪發現,不少原本有意讓自己孩子上學的父母開始打退堂鼓了。“儘管我們相信孩子能夠意識到危險並保護自己,但孩子畢竟是孩子,反擊的能力始終欠缺。我們考慮等孩子上了初中,再讓他獨自上學。”家長陳女士說。
  東風東路某小學的訓導主任告訴記者,平時對於低年級的學生,學校保安都是在大門口進行陪護,只有名單上登記的家長才能帶走學生,如果高年級選擇自行回家的學生,胸口都佩戴一個感應器,離開學校會第一時間通知到家長,提醒家長留意。
  3 城事熱議
  綁架案敲響安全警鐘 廣州公安編避險童謠
  劉女士的孩子從5年級開始,就堅持自己一個人上學,因為自己班上不少同學就是這樣做的,而且獨自上學成了顯示自己成熟的標誌。“在熱鬧的市中心,治安條件有保障的情況下,我還是選擇相信孩子,家長更應該註意的是對孩子安全意識的培養。”
  記者留意到,小學生遭綁架事件發生後,不少家長即刻想到要給孩子補課,有家長甚至向孩子傳授自衛術。同時,廣州公安也通過微博、微信等手段向市民發佈“安全童謠”,其中不乏應對不法分子的招數,比如“一個人,上學校,問我什麼不知道。低下頭,快點走,追上前面小朋友。身後有人很可疑,走到馬路對面去。”
  記者瞭解到,事實上,國家教育部早對全國中小學作出要求,必須確保每學年安全教育課不少於12課時。但在實際上,這些12課時的安全教育課是否得到落實呢?記者瞭解到,廣州大多小學對12課時的安全教育能夠落實到位。環市東某小學在每個月最後一個周五會騰出一個課時進行安全教育,內容主要涉及火災、地震和颱風等等,由老師帶領學生體驗災難的恐懼和應對方法。而對於綁架這類的話題,學校每學期都會邀請附近公安局的相關負責人擔任法律校長,給學生傳授應對辦法。編輯: 健龍
  (原標題:穗一小學生遭綁架兩匪勒索30萬 家長交18萬後孩子獲救)
創作者介紹

ru68rutzn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